在Philips Manfield博士前几个月的Flash technique(快闪技巧)工作坊后,他持续研究改进原本的方法。再度举办的进阶工作坊,将原本的快闪技巧做了调整。让原本困扰有些人的部分(很快碰触标的记忆再回到正向资源),改变为只有在一开始评估标的记忆,后续只要注意正向资源、透过眨眼动作让意识在没有察觉的状态启动记忆调整。
调整过后的快闪技巧流程:1.   选择和评估标的记忆2.   选择要注意的正向资源3.   单一次的眨眼4.   连续3次眨眼,重複此动作 4~5次。5.   选定好记忆之后,在做flash时完全不会请案主再去想所选定的记忆,只是请他们做眨眼的动作。6.   再重複4~5次<连续3次眨眼>之后,询问案主有没有任何改变。
如果觉得调整后的方法太抽象,也有治疗师提出白纸技巧(Blank paper technique)将一张纸放在面前,想像在纸张的最下面是所要处理的记忆。在要开始flash之前,往白纸底部的方向很快地喵一眼,重点还是要很短暂,不要离开正向资源。
另有治疗师是请个案在前面放一本书,请他想像创伤在书裏面。不用实际去询问书中所存放的创伤是什幺。 (书也可以代换成手机、或是其他小物,但是不会让他们想起细节。)
考虑是否有餵养记忆:(feeder memory,就是有早期记忆,对于目前处理的标的记忆的困扰有关,或是如果没有处理会阻碍目前的标的记忆进行更新): 有餵养记忆的情况,建议要找寻餵养记忆,针对它来施行快闪技巧。·       案主情绪的反应感觉像是成人的反应,或是像是年纪比较小的时后的反应,大约是多大的年龄?·       目前标的记忆的困扰强度是否与内容相符?·       这个事件是否带出相似的负面认知?·       对于这个事件的反应是否让案主回想起以前的事件?·       是否以前也有类似的负面自我想法?·       是否对于这样的情绪反应感觉很惊讶? 如果不会惊讶,觉得很常见有这样的反应,可能是重複发生,有餵养记忆。·       这是最近发生的记忆吗?·       是否为反覆发生的事件?·       是否与家人、好朋友有关係?
有时候找不到最早的记忆,或者是最早的记忆很模糊(例如三岁时候),这时候我们可以选择早期清楚的记忆(例如6-7岁时记得的记忆)
评估所发现的较早期记忆是否相关:·       这个较早期记忆是否与原本的标的有一样/更多程度的困扰·       主题是否相似?·       负面的自我信念是否相似?·       所连结的情绪是否相似?·       所连结的身体感觉是否相似?
持续发展中的快闪技巧通常在第一组5次的连3下flash不会让分数下降很多,可以做完第二组再来评估看看是否有效果. 如果剩下来的只有身体感觉,可能考虑要进入眼动减敏与历程更新(EMDR)标準程序中的评估期或是减敏感期将注意放在身体感觉上面,因为Philips觉得使用flash只关注在身体感觉有困难,也正在针对这个部分做后续的研究。虽然在之前督导中,督导比较建议可以考虑做Jim Knipe的CIPOS技巧。不过对于助人的技巧,还是抱持着好奇心想要多做了解,化为自己可以来使用的方式。也让想了解这个技巧的朋友,可以知道这个正在发展中的技巧,仍有一些不同的声音,需要自己斟酌考虑看看对于案主的帮助。
相关资料:减少往事的痛苦—快闪技巧介绍参考资料:Advanced Flash Technique Webinar记忆技巧标的感觉flash反应调整餵养

相关推荐